ハッピーライフ♪

一生热爱难回头

一个新脑洞 希望拳击手能带着小傻瓜周游世界www

《白鸟咲人的爱想曲》

※武藤仁X白鸟咲人※

配(zhu)角(gong):柳川隆一(咲人友),桧山康介(咲人有),竹部顺一郎(鲜花派送老板),梨央(咲人友)and so on

  橱窗里有只一人高,粉色的熊,咲人对着一张小纸片确认了好几次,才慢吞吞的从屁股口袋里掏出折扣券和一卷纸币。
  「10073円…10073円…」他碎碎念着,突然笑了起来,「小隆他、一定很开心…」
  等数完钱,再回头时,熊已经不见了。
  咲人呆呆的看着空荡荡的橱窗,有点迟钝的转过身,大熊挡住了小半的柜台。
  「熊熊、」他呼出一口气,往柜台走去。
  突然,大熊动...

吉原艳曲 Chap.3

  山下醒来的时候,月亮还未完全隐去。

  灌满水的竹筒倾倒,敲击在青石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『笃,笃』两声后,山下揉了揉眼睛跪坐起来。

  生田紧闭着双眼,这里是家族中大办酒宴,估摸他没什么好觉睡。

  昨夜,他们到最后一盏灯笼熄灭,哈欠连天时才睡下,山下草草的把振袖一铺,两个人合衣躺下了。

  山下弯下腰,歪着脑袋凑近了一些,直到呼吸相闻。这样的动作,山下往往是为了挑起对方的情欲,此时却不带一点情色的意味。

  清晨的倦怠感从身体里重新翻出,山下于是重新躺下,伸手搂住了生田的肩膀。

  很瘦削的肩膀,但是给了山...

随笔三下

  科学研究,一个习惯的养成需要二十一天。也就是说,当生田斗真连续一个月站在山下智久的右边,这件事就会变成理所当然。

  似乎是反射弧略微有点长的山下,在还没意识到这一点时,找人搭话的话身体已经会自觉的侧向右边。

  习惯进一步变成爱好,爱好再进一步就是上瘾。

  似乎是反射弧略微有点长的山下,在终于意识到这一点时,发现已经近乎于X癌晚期。

  有没有一种癌叫斗真癌?

  其实山下并不迟钝,但是喜欢发呆的孩子总是会错过很多。发呆的时候什么都不会想,或者说,发呆时候的想法要储存成记忆有点困难。唯一记得的是,他想,斗真的侧脸真温...

髪–2009 汪汪汪

※突然09年XD
※其实本色不是金的 甚至有点棕 但是灯一打就超级金的那种

  09年的金发是山下染过的最亮,最纯的金色,适合搭配清晨的第一缕阳光。

  他坐在窗边,插起一块培根,毛茸茸的头发在阳光下旋转着光圈。

  像一只大金毛。斗真想。

  其实不止是头发。

  在懒洋洋的午后,山下在从背后环住斗真之后没多久,安静的睡着了。

  睫毛的影子分明,投射在很长脸颊上很长很长,金发显得他又乖,又温柔,和他深棕色的头发掺杂在一起。

  大概在午后,在有阳光的午后,在有阳光的和山下待在一起的午后,就是让人莫名的眼眶发酸...

随笔两下。

  某天山下整理书架时,看见jr.时期为杂志取材拍摄的某张写真:他和斗真朝向相反的方向,各自的尾指上都绑着一根红色的棉线。

  他记得那个时候,斗真打结很在行,一个小圈套上自己的小指,轻轻一拉,被绑住的似乎不止是小指。

  再长大一些,会有人告诉他,小指代表绊;也会有人告诉他,小指代表彼女。

  如果非要挑一个解释,山下更倾向于前者。

  绊。

  他可以说,生田是我一生中唯一的存在。

  他也可以说,生田是他的命运之人。

  但是,「我的人生,有生田就足够了。」,这样的话,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。...

随笔一下。

   那个还带着暑气的早秋,山下第一次拉住斗真的手,卡梅拉桑打着手势,说,再靠近一点,再靠近一点。直到肩和肩靠在一起,卡梅拉桑说好啦好啦,山下把头转过去试试。

   于是他看向斗真,从侧面,鼻尖还差一点就蹭上了对方的脸。

   山下从未这么近地观察过斗真的脸,他才发现斗真鼻翼下方的那颗小小的痣。

   据说,在这里长痣的人能说会道。

   摄影结束后,他和斗真安静的在更衣室里换衣服,房间里只有衣服摩擦的声音,所以当山下的肚子咕噜咕噜叫起来的时候,是突兀又滑稽的。

   ...

髪—2000 一次染发引发的血案(?)

  ※山下·不良少年·智久

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

「斗真,我去染发怎么样?」某天山下问。

  斗真皱着鼻子想了想,还没来得及回答,摄像大叔就招呼大家过去了。

  取材时斗真忘记了这件事,等到第二天想起来的时候,山下已经羞涩地顶着新发型走过来了。

  栗色,在阳光下显得很有光泽,衬得山下的皮肤晶莹的白。

  斗真伸手摸了摸,触感好像更细软了,不知道是不是视觉效果。

  「还蛮不错的。」他作出这样的评价。

  其实山下倒真没想过去染发,只是那天金毛的前辈随口问了一句。

 ...

<P蓝>叫啥名字好呢

山下智久X蓝泽耕作 温情ooc自行车(。)

在我心里蓝苏是一定要受的

蓝苏的车真没法开 人家是 蓝衣天使 无休 还每天爆肝急救
开个车就容易事故(。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结束多拉马的摄影,山下智久直奔翔北。

  已经接近十一点,平时这条街上就没多少车流量,现在偶尔有夜不归宿的年轻男女,手里拎着啤酒,摇摇晃晃的走过。

  山下干脆扯开口罩,凉爽的空气灌进鼻腔,驱散他的烦躁。

  蓝泽今早发来条mail,说自己晚上要值班,不回家了。

  『十几分钟的路程也不回来?』

  『嗯。』

  于...

世の中は三日見ぬ間桜かな——大岛蓼太

不见方三日 世上满樱花

髪–1999

※某人这些年的发型太多了,简直J家实验田,所以很想知道茄看着某人的毛有啥想法
※常偏离中心
※无剧情

  99年的山下智久顶着一头自然的少年的黑发,刘海微微有些长,挡住了粗粗的眉毛,更加显得有些女孩子气。

  两鬓被头发挡住,微妙的弧度露出了形状秀气的耳朵,阳光穿透黑发照射在耳朵上,耳朵便由淡淡的粉变成了虾红色,好像能看见血液在血管中流动的样子。

  生田斗真安慰的将手放在山下软软的头发上,被风撩起的发丝挠着他的手心。

  他与山下个头相当,平视过去,少年认真地咬着嘴里的汉堡,偶尔抬头吸吸鼻子,蓬松的黑发便被温暖的手掌压下。 斗真的手滑下,轻轻拂过红...

吉原艳曲 Chap.2

  山下看不清下方那人的表情,他也没法像往常卖弄风情地微笑。

  比起再不相见,以一个妓女的身份坐在他眼前是让他更绝望的事。

  直到ママ拽了拽他的袖子,他才稍稍松开捏紧拨片的手。

  『鹤之声』是他很熟悉的曲子,讲述了两人一见钟情的美好故事,客人们听着他的弹唱,从身后搂住他以表白心意。

  当唱到「天长地久」时,脑中越发混沌。

  以身体不适为由,山下退了出来。灯影在眼前晃动,客人们的谈笑声离他越来越远。

  他打开窗,街边的灯笼还未熄灭,满街都是绑着头巾招呼生意的男人女人,木屐声踢踢踏踏,这里远比天上的星月要...

吉原艳曲 Chap.1

说明:
※花魁山下X公子哥斗真 ( 对 花魁是攻(。)
※大概是凄艳的艳
※历史其实不太好

正文:
  仁说,人生盛时如四月樱,又极快凋零。

  羽生屋的内院里没有栽种樱树,只有一株巨大的藤萝,枝干盘绕上梁。在樱花季时,风会吹来花瓣,将脚下染成淡淡的粉,最终腐烂在泥土里。

  自十五岁时被送进羽生屋,山下很久没有去看过樱花了,花季对他来说是生意最好的一段时间,那时会有全国的人过来吉原赏樱,路过这条欢乐街时,堕落于此,如同风吹来的樱花瓣。

  这里是吉原的欢乐街,山下却不快乐。

  每日从身份不同的男人身边醒来,卸去残妆,沐浴后裸身坐在镜前,任...

无题无中心无字数的三无产品 包换不包退

  00年的夏天,山下去打了脐洞。

  最后,防止愈合的黑色棉线穿过时,一旁的斗真皱着眉握紧了他的肩膀。

  离不良期已经过去了很久,脐洞逐渐闭合了。

  在他早早的走上不良路后,斗真依然是一派清爽。黑色的普通的短发,校服的扣子一路纽好到脖颈。

  大概就是单亲家庭的缘故,山下有点早熟,什么事都比身侧那个跟颗土豆似的少年想的更多一点。

  土豆扑过来的时候,能闻到淡淡的洗衣皂的味道,持续很多年都没有变。某一次他转身抱住土豆,从肩胛骨嗅到耳后,心里想着要不要开一个过分的玩笑,却还是在他推自己脑袋的时候乖乖放开了。

 ...